最新成绩

招生简章

咨询

1

校园环境

报名电话

犹豫要不要来杭集训?他用5张美院证回答你!

2019.06.13



对于ta来说,艺考的最终结果与他当初的设想是不同的。其实,在高一学期结束决定走美术道路后,父母的意思是让他在江西本地画室集训。江西省的画室大多以联考为主,许多美术生都将联考作为艺考的终点,所以志在综合类院校的ta,本身对此没有异议。


进入高二以后,同学之间关于“是否走艺考”这样的谈论多了起来,加上学校里也重视这件事,进行了许多艺考知识的普及,ta耳濡目染之下,加重了对此事的关心。因为本身已经决定成为一名美术生,所以在艺考这类话题上,ta并没有过多与同学讨论,而是在课余时间了解关于画室选择、集训注意事项等内容。

作为一名准美术生,自然会对美院心神向往。那时候,在ta看来,央美、清华、国美这样的名校可望而不可即,即使是稍逊一筹的其他美院,历届考上的人数都很稀少。本以为只是脑海中一瞬的想法,愈演愈烈,ta在相继了解了几所美院的实际情况后,第一次有了校考的“冲动”。他认识到,虽然在江西本地画室也可以参加校考,但相比画室所取得的成绩和拿到的合格证数量,江西远远比不上北京、杭州等地,如果决定校考,前往这些省市集训,会更加合适。  


ta的目光开始聚焦,他最先了解的是北京的画室。不过出于他自身对“江南烟雨”的憧憬,杭州画室成为了他不二的选择。在获得了父母的支持后,ta多方对比了杭州的画室。之所以最后在之江画室集训,源起之江画室的几幅画作。用黄俊杰自己的话说:“我在走访了多家杭州画室后,觉得都很满意。但之江画室作品的风格,无论是从整体还是局部来看,都给我亲切、明朗的感觉,是我想融汇到作品里去的一种情怀。” ta是提前到画室集训的,他觉得在当下的艺考大环境中,没有太多“捷径”可言,在足够努力的前提下,花更多的时间往往能获得更好的结果。

老师看得出来,ta来画室集训,是下了真正的决心的。组织第一次模拟考的时候,大概是在五月份,那时画室还只有不到两百个学生,ta取得了前三的好成绩。老师询问他是否有美术基础,黄俊杰点了点头,他说他在高一的时候就开始接触美术,但当时只是出于兴趣,打发空闲时间的目的。  高中时期,学业骤然加紧,仅有的空余时间,ta不希望浪费在游戏等事物上,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他接触到了绘画,整个人就被吸引住了,将自身投入到绘画中,让他感觉到无比的惬意、ta的父母也很开明,帮他报了兴趣班,让他可以在周末前往学习。高一学期即将结束时,ta父母希望他用学习绘画的时间用来补习文化课,听到这个消息,向来听话的ta,开始执拗起来,一开始,ta的父母还讲讲其中的利害关系,但得知ta希望走美术路线后,也不再坚持。


和其他美术生一样,ta也遇到过瓶颈,成绩从三十名左右退步到七十名。那时的他,压力很大,知道自己不能闭门造车,所以经常与同学、老师交谈,看看优秀的作品,对于自己作品与它的不同之处。画室会定期组织一些座谈分享会,ta参加的那一期刚好是校长胡飞演讲,胡校长对画室的学生说:“绘画的提升有时并不是直观的。打个比方,你刚开始画一张画要两个小时,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你只需要一个小时就能完成同样效果的画,这也是一种提升……”黄俊杰听后,醍醐灌顶。  


校考战役打响,ta转辗转四方,斩获三大美院五张合格证,其中中国美院共计拿到三张合格证,如此斐然的成绩,有点让ta出乎意料,但实属情理之中。


老师给予ta的评价:不骄不躁,精进不休。意指ta虽然绘画功底扎实,但并不以此为傲,相反,他是几乎以一种不自信的状态前进着,总觉得自己还有不够好的地方。也正是因为这方面的原因,ta才能在成群结队的美术生中脱颖而出,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性格使然,ta在今后的学习生涯中会越加锲而不舍,照着自己的目标稳步前进。  


ta也同样,乐意将自己的学习经验分享给新一届的美术生们。他用自己的实际经历阐述美术的道路不可能一帆风顺,困难并没有什么好害怕的,只要将心中的疑问与想法多与同学、老师分享,就会收获到更多的意见与新意,成绩也在这样有效的交流中潜移默化提升了。不要为任何事情找逃避的借口,一条沟、一条壑,它不会因为你的回头就此消失,奋力迈过它会收获新的感想。  当问及ta之江画室对于他的意义,他如此说道:“我第一次离开父母这么久独自外出,本以为会经历一番艰苦的岁月,但在之江画室,我感到了足够的温暖与友善,在这里学生不会因为内向而被忽视,也不会因为太有想法而被认定为出格。在集训这段时间里,除了成绩,我还有许多自身的品质得到了提升。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觉得自己当初的选择没有错,今后也会按照心中的光亮一直前进,灼灼生辉。”


艺术的门扉被叩响,

那一瞬我蹲伏下腰身,

侧耳贴伏它的胸膛,

禇红绣兰的裙摆回荡声音。

于是雪碎,鱼惊,河川昏睡过去。

灰锹撬挖三尺的绝响,

山道脚夫足踝摩挲的厚重步履,

被雾凇和着星霜温柔融化,

如浪涛翻卷过我的听觉。

我站在山野,
看见整个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