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成绩

招生简章

咨询

1

校园环境

报名电话

四川女孩王卿如的电影梦:上中国传媒大学,读世界一流学科

2020.11.03


中国传媒大学,是教育部直属的“一流学科建设高校”,“211工程”重点建设大学,“985优势学科创新平台”重点建设高校。其中戏剧与影视学(艺术学)为世界一流学科,第四轮学科评估等级为A+。

曾几何时,在语文的课堂上,老师口沫横飞地叙述一个古老的神话:一个不自量力的人疯狂地追着太阳,终于活活渴死。

记得当时听课的那个人,照理应该提笔在自己的书页上记下“不自量力”的教训,可却有一股莫名其妙的情愫从她的心底涌出,便锁着眉悼念那位名叫夸父的人:如果他不渴死,一定可以追到太阳。她想。而后来太多的事,都和当时的那个想法有关。

王卿如

【FROM】四川成都

正式录取

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美术设计

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美术设计合格证

北京舞蹈学院戏剧影视美术设计合格证

北京电影学院戏剧影视美术设计合格证

高考文化分501,省联考成绩270.66

我们这一辈子,也许不需要去无尽地追赶太阳,但起码会为了那偶然窥见过的天光,奋不顾身几次。这次独属于我的故事,就以集训生活开始。

夸父追的是日,而我追的是理想。从拿笔画画,再到相继联考、高考、校考,最后到踏进中传的校园,这中的过程虽可以一笔带过,却并非是三言二语就可以叙述得清。这个一个认结果的年代,在没有到达彼岸之前,跋涉的一切障碍只能被称之为退却的借口。我同样深切知晓,即使过程很苦,如果结果却不如人意,那这对于苦的感受就是自我感动的臆想,做不了数。

我是个爱折腾的人,《哪吒》这部电影给我真实的心理写照。就如我每次遇到感觉跨不去的坎坷,某一瞬间的破罐子破摔后,会想起哪吒那句“我命由我不由天”,这很大程度上给我带来了抨击一切的力量,从而有了勇气一直对抗人生的荒谬。被同学相继超越、熬夜画画的依旧不满意、没有立竿见影的进步……这些都困扰过我,又都被我相继打败。

所有的故事,有结尾才是完满的。如果哪吒最后的最后,依旧是在原地兜兜转转,那一定无法引起我的共鸣。庆幸自己的努力,也庆幸命运终究没有亏待努力的人。我昂首问候天空,伸指弹去满天尘埃,扯云朵拭亮天阳。从现在起,将是我镶着太阳的湛蓝桂冠。

▲中国传媒大学录取通知书

依然还记得被中传正式录取那天,天空大大方方地蓝着,在无际的绿稻心情平原上。说起报考戏剧影视美术设计专业,与我喜欢看电影的爱好有关。希望自己可以在将来的某一天成为一名电影人,让别人有机会看到我参与创作的电影。

▲中传校徽

电影对我来说就像夜晚灯光下变幻多端的蓝色晶体,总让人觉得神秘。类比的话,它就是一本属于我的无字天书。毕竟天书有的有字,有的没字,无字天书比较好懂而且内容丰富些。毕竟,读有字天书需要一等的智慧,而读无字天书,则需要一等的心情。

喜欢电影,一开始从张国荣开始,刷了关于他的每一部电影。后来慢慢了解到王家卫导演,当时我就在想,单凭导演就能制作展现这么美的影片吗?慢慢我了解到电影美术这样一个行业,了解到曹久平、佟华苗老师这样的人,也开始会在看完每一部喜欢的电影后取了解它的幕后人员和每一个幕后的制作。现在想来,这是后来坚定不移学美术的契机,也是我从此以后热爱的追逐。

今年中传的考试让我印象深刻,先要通过绿色通道的考试,再去北京参加文史哲初试,然后高考后的复试紧随而至。当时线上校考一开始系统就崩溃了,没有出现考题,一个人在酒店里考试不知道怎么办,想想一年来的努力就要付诸东流了,着急得嚎啕大哭。后来虽然调试好了,不过肯定有或多或少影响到一些状态。

今年中传初试是默写线性人像,复试是气氛图和默写人头,相比往年少了许多环节,比如今年没有的面试环节,以往就要求考生准备一定数量的作品集,种类越多越好。其他就是考验心理素质了,礼貌开朗健谈就好,不需要去不懂装懂,大方承认就可以了。

如今我已经置身中传的校园,比起开心,更多的是一种心里大石头落地的感觉。大一的课不多,而且全是文化课,听说大二会开始忙碌起来。校园很漂亮,第一次来考试的时候就这样觉得了,在这里能接触到各个专业优秀的人才,使大学生活与学习都变得格外丰富。

▲中国传媒大学校园

开启之江的集训生活,是在某一个夏日的下午,有风。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乃是因为这个下午开启了我万里胸怀的豪情,像一把钥匙。但我一下子不记得具体是那一天,反正我还无限年轻。

集训时最怕就是遇到瓶颈了,每次遇到瓶颈就会无比自闭,但是还是得坚持下去。这里还是要感谢之江当时教我的那个助教老师,因为年龄相仿,彼此还是存在很多的共同话题,他在这方面给予了我很多建议,使我坚信瓶颈过了以后就会进步。那种画不出、画不好的感觉我至今感同身受,也知道以后还是会遇到,但我不害怕。

▲王卿如作品

之江的环境很好,老师也很棒!这里趁着机会点名吴正、周红与吴文权老师,他们不仅教得好,本身的儒雅、睿智、可爱与浑身的艺术家气息感染着那时的我。还记得吴正老师每次给我改画,一拿起笔,调色板放在地上就开始说:“你是哪里的呀?”哈哈哈,他就是那么喜欢尬聊……

现在毕业了,给大伙分享个吴正老师的趣事:有次他的猫生病了,他想早些回去照顾,不加课,然后我们班就吵着嚷着看看猫才放他走,被逼无奈他只好分享了一组他家猫的照片。实在是太可爱啦,我们都保存了照片,所以有手机的时候,只要吴正老师在附近,就隔空投送他的猫照片给他,央清一班经常会变成大型的吸猫现场。我们都想着去他家偷猫呢!还有还有,吴正老师上课还会念他写的诗给我们听,太沉醉了哈哈哈……

▲吴正老师的猫,偷偷地发给你们瞧瞧

现在回想起之江的学习生活,依旧无比美好,还有在这里遇到的一些人,都变成了长久联系的朋友。希望我们都可以在以后的日子里,不断遇见更美好的事物。也希望自己,利用北京的资源尽量多的观展,开阔眼界提升审美,我认为画画的技法固然重要但眼界与文化底蕴更是决定上限的因素。也可以利用课余时间多跟跟剧组,认识多一些行业的前辈,从他们身上学得经验,这样有利于日后自己的创作实践。

艺术理论上有人颇以为作品因个人的境遇而有悲喜,其实这话只说对了一半。莫里哀一生穷困潦倒,最后死在舞台上,却是喜剧圣手;莫扎特贫病交加,英年早逝,其乐章却华美流畅,如天际朝霞,花溪春水,浑不知人间愁苦。有人是奇怪的战士,受伤愈重,流血愈多,他愈刻意隐藏怆痛,只让你看,也只许你看他的微笑。命运,你要给我砂砾吗?好,我就报之以珍珠。命运陷我于窑火吗?好,我就偏偏生出火中莲花。

送给仍奋斗在艺考的朋友们,一定能够成功的!


如果,梦想是一本无字天书,努力必是无字的注脚。而我急速的人生车痕翻译云的语言于路面上则是最新出版的注疏。天空以变幻的蓝色铺叙,云以干净的手法描绘,然后交给我的眼睛去印刷,我们都在叙述一个夸父的故事,那个古老却仍年轻的神话。